当前位置:首页 > 休闲 > 我,为了娶藏族女孩,在那曲生活9年,一起放牛羊,婚后生俩娃 正文

我,为了娶藏族女孩,在那曲生活9年,一起放牛羊,婚后生俩娃

来源:郑州市品茶预约   作者:热点   时间:2024-06-22 13:55:46

为了娶喜欢的为娶藏族女孩,在那曲生活9年,藏族一起放牛羊,女孩那曲年起婚后生俩娃

作者:肖寒先生

图片:来源于网络,生活侵删



蓝蓝的放牛天,白白的羊婚云,宽阔的后生草原,清澈的俩娃河流……

这些美好的幻想,其实就在生活当中,为娶2014年,藏族我辞掉了工作,女孩那曲年起开始了漫长的生活旅途,倒不是放牛真的乐意放下一切,远走他乡,羊婚只不过因为一段失败的后生感情,想找个清净地方,好好思考,自己这28年来,到底在追求什么。

我叫杨真,今年38岁,定居在西藏那曲县的一个农场。

小时候我也是生活在一个幸福的家庭,爸妈感情很好,都有不错的工作,再加上自己是独生子,得到了父母全部的爱。在我的世界,童年到青少年时期就两个任务,一是学习,二是游戏。

爸妈从不管我玩游戏,甚至还给我买了一台电脑。

在学生时代,大部分人都是幸福的,无忧无虑,不管学习好坏,在父母眼里,都是好孩子,后来考上武汉大学,在这里开启了全新的人生。

刚上大学没几天时间,就认识了一个长得很漂亮的河南女孩,她学习很刻苦,当然家里条件不是很好,为了能够坚持读书,不知道忍受多大的磨难,一步步地走到今天,真的很不容易。我们惺惺相惜,畅聊无阻,对于未来也有美好的蓝图,认识第三个月的时候就恋爱了。

校园爱情,是天真无邪的,没什么勾心斗角,也没有太多的阻拦,只希望能够顺顺利利地毕业,然后一起共赴美好未来。



随着毕业,我和女朋友进入不同的单位,当然在这个时候已经同居了,一起上下班,一起做饭,一起逛街看电影,所有的节奏,都是浪漫且快乐的,但只要提到结婚,女朋友就很反感,我一直以为,是自己做得不够好,甚至觉得是她的家庭导致的。

但事实证明,这些都是自己的异想天开。

有一天我在外面工作的时候,看到一对熟悉的身影,那个身影再熟悉不过,正是我的女朋友,她上了一辆豪车,开车门的是一个中年男人,那一刻,我明白了自己到底哪里不好。

当然最后结果也令我意外,她坦诚地承认是因为我没有钱,对于她而言,就是想过富有的生活。事情到了这一步,也就没必要挽回,强扭的瓜不甜,再者我也有自知之明,这段感情,终究败给了现实。

可能是想逃避现实,我也是一个很率真的人,辞掉工作,打算去西藏旅行,起初想过骑自行车或者摩托,但转念一想,人生是用来享受的,为何要吃那份苦?

爸妈资助了我一点钱,再加上自己攒下的,买了一辆越野车,一个人就这样浩浩荡荡地去了西藏,沿途的风景很美,却没有心思欣赏,那个时候我还不怎么会摄影,带着一部相机,随缘拍摄,看着自己的作品,很满意。

第23天的时候,我到了西藏,没有想象中那么震撼,只是觉得地域文化不同罢了。

可能在这里没有感受到自己想要的,就慢悠悠地往回走,生活还在继续,不可能一直在外面玩耍。



然而到了那曲县的时候,感觉这里有淳朴的牧民,然后就漫无目的地走着,欣赏着最原始的牧民生活状态,拍了很多照片,有一次到了晚上了,不知道往哪里走,就看到一户人家亮着灯,开着车缓慢地驶去,最后到了地方,询问可不可以借宿一晚。

其实大部分牧民都是听不懂普通话的,尤其是那些游牧的家庭,好在他们家有一个女孩,不仅会说普通话,而且长得很漂亮,很热情地邀请我住一晚,还给我做了晚餐,牦牛肉干,羊肉,奶茶,当然在这里很少能吃到青菜,起初我是不知道当地的风俗的。

吃饭期间,我知道了女孩叫旺母,刚刚大学毕业,是在上海读的大学,所以普通话讲得比较好。

第二天早晨起来后,简单吃了点饭,就跟着旺母去放牦牛,她家的羊群和牦牛是分开放牧的。旺母和我一起放牦牛,她爸爸和哥哥则是去放羊。

我和旺母交谈了很多话题,她是一个很开朗的女孩,对于大城市生活有崇拜,但没有下定决心,在她思维中,还是很传统的,希望以后能在草原上过自己想要的生活,搭建一个木屋,然后门前种点蔬菜,白天放牦牛,晚上载歌载舞。

言谈举止间,我被旺母深深地吸引了,可能旺母也感觉到我看她的眼神发生了变化,有些不好意思,本该我是要离开的,可还是提出多住几天的请求,旺母向父母解说,答应我的请求。



旺母的哥哥叫丹珠,是一个长得很帅气的小伙子,虽然只有26岁,但他已经是三个孩子的父亲,在这里,一家人是住在一起的,丹珠喜欢喝酒,也很喜欢讲故事,虽然我听不懂,但他的风趣幽默,和神态还是把我逗得哈哈大笑。

一天天过去,我没有要离开的意思,半个月后,我向旺母表达了爱意,没想到被直接拒绝,旺母的意思是得征询父母的意见,婚姻大事,一般都是父母说了算。

当时丹珠的意思是让我留在牧区生活,至于彩礼,他们可以不要,对于在城市长大的我来说,这是很难接受的。

为了喜欢的女孩,暂且答应了下来,当然在这期间,给爸妈打了好几次电话,每次都要开车去很远的地方才有信号,爸妈并不同意,但此刻的我像是着了迷似的,完全不听爸妈的话,义无反顾地留在了旺母身边。

一年后,爸妈从老家赶来,我去那曲县城接的爸妈,这门婚事就定下来了,至于我们以后去哪里,谁也没有说得很绝对。



可能是慢慢地适应了在牧区的生活,我喜欢上这里自由自主的生活方式,虽然每天要工作十几个小时,可心里是开心的,旺母是一个很懂得持家的女孩,她不管在什么样的天气下,都会主动干活,和那些娇滴滴的城里姑娘有着天壤之别。

我在旺母家生活了九年,有时候感觉自己是个上门女婿,但这种想法一闪而过,因为不确切。

如今我也是两个孩子的父亲,有时候真的不愿意回到城里生活,孩子上学是个麻烦事,要去很远的地方,本身牧区是迁徙状态,不同的季节,在不同的区域,所以我和旺母也商量过,等到了合适的时间,就回到城里生活,这也是我爸妈最希望的,毕竟每次看望自己的两个孙子,都需要费尽周折才能见到。

声明:个人原创,仅供参考

标签:

责任编辑:知识

全网热点